您的位置:職業餐飲網>>餐飲資訊>>企業動態>>正文

由A股轉戰港股,九毛九開啟路演,它能成功上市嗎?

七年是一個企業的周期,每積累七年,企業會經歷一次蛻變,登上一個大臺階。

01

由A股轉戰港股,九毛九今日開啟路演

據IPO早知道消息,九毛九國際控股有限公司將于今天開始,正式啟動為期一周的IPO路演預熱,計劃籌集2億美元。

如果一切按照正常時間表推進,九毛九將在圣誕節前正式登陸香港資本市場。

作為國內領先的中式快時尚餐飲品牌,九毛九在所有中式快時尚餐飲餐廳中排名第三,僅次于西貝莜面村和外婆家。

說到九毛九的發展歷史,就不得不回溯到1995年,那一年,26歲的山西人管毅宏來到海口創業,他和妻子在海口市開了一家名為“山西面王”的餐館,最初的店面只有57平方米、6名員工,店內只能擺下6張桌子。

2002年,管毅宏將面館業務拓展到廣州,在廣州跑馬場開設第一家山西老面館。

2009年,九毛九進駐購物中心,開啟快時尚輕餐飲模式。

“七年是一個企業的周期,每積累七年,企業會經歷一次蛻變,登上一個大臺階。”這是九毛九實控人、董事長管毅宏在接受采訪時,結合自己企業的發展軌跡,談到的商業之道。

而九毛九發展的幾個關鍵時間點,正好是三個“七年”,而九毛九的第四個七年,卻并沒有按照管毅宏的設想發展。

2016年,九毛九申請在A股上市,A股卻并沒有為它放行。

理由是當時九毛九的招股書數據顯示,其整體業績較為波動,且業務主要集中在華南地區,加之2013年至2016年,九毛九曾多次因食品安全問題被處罰,共計罰款超兩萬元。

太多的隱患問題成了九毛九在A股上市的攔路虎,然而管毅宏并不愿就這樣輕言放棄。

今年8月,九毛九再次向上市之路發起沖擊,只不過這次從A股換成了港交所。

招股書還顯示,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,九毛九公司的營收數字分別為11.64億元、14.69億元、18.92億元、12.37億元;

實現凈利潤分別為5128.6萬元、7164.7萬元、7384.8萬元、1.02億元;

凈利率分別為4.4%、4.9%、3.9%、6.2%、8.2%;

凈資產負債率分別為26.4%、 9.7% 、24.1% 、37.9%。

相比2016年,在營收方面有了顯著的提升,且整體來說趨于平衡。

另外,招股書數據顯示,截止到2019年6月底,九毛九擁有及經營147間九毛九餐廳、98間太二餐廳、22間2顆雞蛋煎餅餐廳、1間慫餐廳及1間那未大叔是大廚餐廳及于加盟模式下管理41間2顆雞蛋煎餅餐廳。

管毅宏的三年計劃中,預計自2019年至2021年新開設約370間自營餐廳,其中約240間太二餐廳、約54間九毛九餐廳及76間其他品牌餐廳。

公司還預計自2019年至2021年新開設約460間2顆雞蛋煎餅加盟餐廳。

換句話說,九毛九在這三年中,每三天要新開一家自營餐廳。

02

進入“老年化”的九毛九,與正值壯年的太二酸菜魚

說起是什么讓管毅宏重拾了上市的決心,外界推測很可能是2015年才孵化出來的太二酸菜魚。

雖然經營時間不如主打西北家常菜的九毛九西北菜,但不得不說,太二酸菜魚的成績的確十分亮眼。

目前九毛九國際旗下有五個品牌,其中九毛九和太二是當之無愧的主力品牌,二者收入在總收入占比達到98%以上。

太二酸菜魚曾因一則“規矩營銷”而火遍互聯網,是當之無愧的網紅品牌。

▲太二酸菜魚門店前的進店規則(圖片來源:大眾點評)

今年上半年,太二酸菜魚高達4.9的翻座率一時成為餐飲行業仰望的標桿。

對比來看,同在香港上市的內地火鍋連鎖企業海底撈2018年的整體翻臺率為5次/天,新店的翻臺率僅為4.5次/天,二線城市能達到5.3次/天。

在實際經營中,翻臺率只計算一張餐桌的使用情況,但一個四人臺的桌子有可能只坐了兩、三個人,相較而言翻座率更為加精準,數字相同的情況下,翻座率比翻臺率代表了更高的使用效率。

可見,太二的營運水平與海底撈相近。

不過相比“正值青壯年”的太二酸菜魚來說,作為九毛九發展基礎的九毛九山西面食卻陷入了停滯不前的窘境。

據長江商報統計,2013年至2015年,九毛九山西面食的新增門店數量為114家,到了2016年年初,共有138家門店。

但整個2016年,九毛九山西面食僅新開業了3家店面,又同時關閉了13家店面,一增一減之間,反而少了10家店面。

2017年、2018年和2019年7月,九毛九山西面食新增店面數量分別為17家、16家和10家,關閉店面分別為6家、8家和10家。

2019年7月數據顯示,九毛九山西面食店面數為147家。

這也就意味著,九毛九山西面食在三年多的時間內,幾乎沒有新增的店面,到了品牌周期的臨界點,觸碰到自身的“天花板”進入老化期。

▲九毛九山西面食(現已全面升級為九毛九西北菜)圖片來源:大眾點評

03

過于集中在華南地區,依舊是九毛九的癥結所在

2016年,九毛九被A股拒絕的其中一個原因,就是過于依賴華東地區,沒有在全國范圍內取得廣泛的認可。

事實上,這一點對大部分中國餐飲品牌來說,是共同的痛點之一。

不久前,中國烹飪協會發布了一份2018年中國快餐企業70強榜單,其中排名最靠前的中國快餐品牌是在安徽、江蘇、上海有著近800家門店的老鄉雞。

然而就在老鄉雞大張旗鼓回饋慶祝之際,網上漸漸出現了一些疑惑的聲音:“老鄉雞是什么”?

中國太大,各地的飲食文化差異也是天差地別,四川人吃辣、廣東人喝湯、江蘇人吃甜......

對九毛九山西面食這樣主打單一味型的餐飲品牌來說,能夠開遍全中國,還得讓大家都認同,困難不亞于沖出亞洲走向世界。

這個問題當然不是短短三年就能得到解決的,數據顯示,2016年至2018年,以及2018年上半年和2019年上半年,九毛九分別自廣東餐廳取得的收入分別為75.1%、74.7%、73.4%、74.9%和68.0%。

這表明,九毛九的經營依舊與以前一樣,高度依賴華南地區。

當然,九毛九也在積極地想要解決這個問題,多元化就是其中一招。

招股書顯示,除了西北菜九毛九、太二酸菜魚,九毛九也在不斷孵化新的餐飲品類,包括2顆雞蛋煎餅、四川冷鍋串串“慫”和精品粵菜“那未大叔是大廚”等等。

目前,各界都對九毛九的上市之路報以了密切的關注,九毛九能否成為海底撈之后又一中餐上市品牌,值得期待。

你覺得九毛九這次能成功上市嗎?

幸运的锦鲤闯关 北京时时彩 福建快三遗漏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新快赢481玩法 湖北快3开奖结果直播 彩票26选5什么时候开奖 彭帅网球比分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安徽乐乐麻将诀窍 极速赛车网上开户 竞彩足球比分推荐预测258 宁夏11选五跨度 快速赛车开奖破解 腾讯大众麻将下载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快速赛车官网